日本的核泄漏警告:中国仍然缺乏核安全法

时间:2019-02-11 18:08:42 来源:服务新闻网 作者:匿名
  

日本最近的核危机引起了全球性的震惊和担忧。值得我们各国人民对核安全的深刻反思,并高度重视核安全。

中国在核安全和辐射安全方面存在法律差距。核能领域的核能法基本法已被推迟,并且在27年内尚未引入。中国核安全法的缺失是突出的。据媒体3月16日报道,环境保护部在同一天发布了《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要求中国的核电厂,包括核电站,考虑该地区地质和地震现场周围的环境特征。该网站位于。可能发生在该地点所在地区的自然或人为外部事件对核电厂安全的影响。与此同时,核电厂应尽可能在人口密度相对较低且距离大城市较远的地方建设。

笔者认为,在严峻的核安全形势下,中国必须高度重视并积极推进核安全立法。环境保护部最近发布了《核动力厂环境辐射防护规定》,属于政府部门的规定。它只设计核电厂的位置和环境标准,法律水平和效力明显偏低。在原子能法立法进展缓慢的现实情况下,建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制定核安全法,全面规范核安全监管,主体和责任。核能监管,核事故应急处理及相关法律责任。

近年来,中国的核电发展进入了快车道,有多达21座正在建设中的核电站。在全球温室气体减排的压力下,国家正在研究是否有必要到2020年修改核电装机容量达到4000万千瓦的目标。有专家透露,到2020年,中国的核电装机容量是预计将超过7000万千瓦,几乎翻了一番。目前,虽然欧洲和美国的核电发展停滞不前,但亚洲已经掀起了核电站的建设热潮。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最新统计数据,目前全球正在建设56座核电站,其中37座正在亚洲建设,21座在中国。作为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成员,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核电建设国,但政府关于核安全的基本法律早已不存在。世界上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有原子能法,核安全法和类似于核安全法的法律。然而,中国在1984年开始起草的原子能法仍处于难产的尴尬局面。这可能会使国际社会质疑中国的核安全和辐射安全管理能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的国际地位。国际形象。据报道,1984年国家核安全局成立后,国家开始准备中国原子能法的编制,由国家核安全局与核工业部和卫生部共同起草。 。但是,由于原子能方法涉及的部门众多,各部门的意见差异很大,协调难度大,难以形成共识,立法停滞不前。近年来,尽管“原子能法”的公众声音不断提高,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核安全涉及铀资源的勘探和开采,整个核燃料循环,放射性废物处置,放射性物质运输,核技术应用,市场准入,事故应急,核损害赔偿,法律责任等。法规和条例不能涵盖以上方面和水平低。迫切需要制定一项特殊的核安全法,以法律形式明确核安全监督的主体,程序和责任,披露核安全事故等信息,将核安全纳入法治。的踪迹。

有人建议,在核安全立法中,参照国际通则,显然,具有相对独立和相对独立地位的权威机构(如国家核安全局)专门从事核安全监督并彻底解决旧的问题。多头管理和功能交叉的问题。就核安全监管的现状而言,与食品安全监管一样,存在多管理管理的问题。例如,关于放射性许可证的登记,目前核设施安全许可证须经环境保护部国家核安全局批准。放射工作许可证仍按照《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装置放射防护条例》的规定接受公共卫生部门的监督。放射性固体废物贮存,处置许可证,由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审批。在发生核污染事件时,这种多管理系统容易出现相互指责难以解释的情况。

建议在核安全立法中,强调核安全监管机构的法律责任,解决核安全监管机构的法律责任缺口。核安全立法不仅要规定核设施运营单位及其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还要规定核安全监管机构的法律责任。只有依法明确核安全监管机构的法律责任,才能有可能落实核安全监管责任,真正体现“责任比泰山更重要”的法律重要性。有人建议,在核安全立法中,显然需要首次通过媒体向公众宣布核安全事件,无论规模大小,完全满足公众对核安全的了解。有隐瞒的,依法追究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的法律责任。

总之,虽然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但要完善现行法律体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核安全法和原子能法是需要制定的重要法律。

事实上,核泄漏危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对危机的反思。我希望邻国的核泄漏危机能够引起中国核安全的恐慌,我希望核安全立法能够像核电建设一样进入快车道。

中文业界资讯站